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科学知识全知道 >> 正文

【江南小说】花事了·玫瑰

日期:2022-4-2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忙里偷闲的时候,他喜欢到公司附近的一间小酒吧里坐坐。一盏盏壁灯散发出昏黄的光亮,奄奄一息的感觉。他坐在吧台边,手边照例是一杯威士忌。台上的歌手呢喃地唱着歌,他听不清歌词。慵懒的歌声时断时续地传入他的耳中,抓挠着他的神经。他站起来,摇摇晃晃地向声音来源处走去。

他看见一个女人,坐在高脚椅上,红润的嘴唇贴近话筒,状甚优雅,毫无造作之感。红色晚礼服的裙摆在脚边铺开,她的装扮和神态,似乎是在参加一场华丽的舞会。眼波流转,她的视线停留在他的身上,嘴角扬起一道浅浅的弧度。他想,他要请她喝杯酒。

“你的歌声很美。”他把一杯颜色红得有些妖冶的酒递给她。

“谢谢。”她接过酒轻轻抿了一口,“我叫玫瑰。”

玫瑰。他近距离地打量着她,果然人如其名。“很美的名字。”

“情人节送情人玫瑰的时候,你觉得她们美吗?”

他但笑不语。他不确定她口中的“她们”指的是玫瑰花还是他的情人们。

她也无意追问。“张爱玲说,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说完,她再抿了口酒便神态从容地离开了。

他想,她真是个奇怪的女人。不过,也很有趣。并且正好勾起了他的兴趣。

第二次见到她,已是一个月后的事。在经过了三十个期待又失望的等待后,他终于盼到她了。依旧是一袭红色的晚礼服,依旧神态从容。如果硬要说她有什么不同的话,这一次,她的手上多了两朵玫瑰花,一朵红的,一朵白的。

她把玫瑰花放到他眼前,“这是送给你了,但是你只能挑一朵。”

他选了红玫瑰。

她说:“在不久后的将来,你就会觉得它像墙上的一抹蚊子血,而它,依旧是‘床前明月光’。”她低下头,嘴唇凑近他手中的红玫瑰,轻轻地在花瓣上印下一吻。

他说:“不是每个男人的生命中都会出现这样两朵玫瑰的。”

她抬起头,眼神暧昧地看着他。“你已经在同一时间遇见这两朵玫瑰了,所以,躲也躲不掉。”

他这才看清她的双眼。不算大的眼睛,却很妖娆,眼波不经意地流转,有种勾人心魂的魔力。不知道是光线的缘故,还是她戴了有色隐形眼镜,他发现她的眼珠是火红火红的。他的心好像被她的双眼点燃了。

他说:“和我在一起,好吗?”

她说:“可以倒是可以。不过,你舍得放弃现在的身份地位和我一起去过平常的生活吗?”

理智早已卸下,他答应了。

她笑了。“好。那我们走吧。”

他心情愉快地跟上她的脚步,左手揽住她的细腰,呼吸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的玫瑰香味,整个人进入一种飘飘然的状态。

他辞去了工作,搬出了别墅,跟着她来到城郊。她领着他来到一片玫瑰园前,告诉他这就是他们的家。他惊叹了。他从来不知道,在远离城市的郊区里,竟然有一片如此广袤的玫瑰园,比他见过的或知道的任何一个花园都美丽。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他说:“这个玫瑰园是你的吗?”

“是我的。从现在开始,也是你的。”

他太高兴了。他抱着她,在或红或白的玫瑰花中转起圈来。他想,她真是个神秘的女人。他放弃所有的一切换来了她,这桩交易太值了。

“想不到你除了歌唱得好,还擅长照料玫瑰花。”

她说:“我是玫瑰花魂。她们的生命是我赋予的,自然该为我而绽放最美的姿态。”

“没错。你是玫瑰花魂。我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就觉得你像一朵火红的玫瑰,而且是独一无二的,只属于我的。”

说完,他弯下腰,想要摘一朵玫瑰花。

“玫瑰有刺。”

她的话音刚落,他的食指便被玫瑰的刺扎了一下。鲜红的血液从伤口处渗出。

“看你,我都提醒你了,怎么不小心点。”她紧张地握着他的手,略微责怪地说道。

“小伤而已。”他很愿意看见她为他着急的样子。

她扶着他向玫瑰园外的一间小屋走去。

沉浸于她的温柔中的他没有发现,刚刚扎伤他的白玫瑰不知在何时变成了红玫瑰。花的红,和他食指上流出来的血液的颜色一模一样。他也没有发现,回头看了玫瑰园一眼的她嘴角扬起的诡异笑容。

他和她在玫瑰园边的房子里住了下来。他发现,她大部分的时间都待在玫瑰园里。不是在照料玫瑰,只是坐在玫瑰花丛里,不是唱着一些他听不懂的歌曲,就是看着玫瑰花发呆。每天几乎一坐就是一天。如果不是他叫她,她恐怕会一直坐下去。

他渐渐地感到厌倦。她和他在一起后,失去了刚认识时的神秘和吸引力,虽然依旧优雅和从容,但是,他已不像原先那样全心全意地爱着她,不再觉得有她就好。

他重新找了一份工作,认识了许多不同的女人。每天,他留恋在工作和女人中间,从晚归渐渐地变成整夜不归。她不过问,他便愈发肆无忌惮。

情人节到了。新认识的情人要玫瑰花,他便带着她来到花店。花店的玫瑰花耷拉着脑袋,没精打采的样子。他很生气,让店主给换批新鲜的。店主说,这已经是最好的了。他一脸疑惑地看着店主。店主又说,今年也不知怎么了,种出来的玫瑰都是干瘪瘦弱,没气没神的。

他的情人不依地缠着他要最鲜艳的玫瑰。他突然想起了她。他把情人安置在市中心的酒店后,驱车赶往郊区。

一片火红的颜色映入眼帘。他渐渐看清了曾经无比熟悉的玫瑰园,还有,站在玫瑰园旁的她。

他来到她的身旁。她没有发现他的到来,依旧目不转睛地看着玫瑰园。他看向脚边的玫瑰花,赫然发现,它们变得干枯,充满了褶皱,像个已进暮年的老人,毫无生气,跟他离开时完全不同。他还发现,原先种着白玫瑰的地方全部换成了红玫瑰。一片暗红。

他问:“为什么会这样子?”

她说:“你知道红玫瑰为什么是红的吗?”嘴角扬起一记笑容,“因为她们是用鲜血浇灌而成的。人类喜欢红玫瑰,大概是闻到了自己身上熟悉的气味吧。你听,”她走进玫瑰园,长长的裙摆在玫瑰花瓣上拖过。“她们在哭泣,因为她们快死了。”

死。听到这个字,他的心底冒出一股凉意。

“你想不想救她们,然后,拿她们去讨好你的情人们?”她转过身,看着他。

他有些尴尬地别过脸,没有说话。

“来吧。只有你能救她们,她们会感谢你的。”她来到他的身前,抬起头看着他的双眼。

她的眼神里充满了祈求的诚意。他好像被她那双火红色的眼睛吸进去了,不自觉地点点头。

“太好了。”她高兴地笑了。

她拉起他的手,向玫瑰园的中心走去。他感受到从她手心传来的温度,心中的寒意愈深。他想要挣脱他的手,却发现身体不受自己的控制。他只能任由她带着他,一步步地向前走着。他不敢想象,等待他的将会是什么。

“我们开始吧。”

她将他的手翻过来,手心向上。食指慢慢地划过他的手腕,一阵钻心的痛令他皱起了眉头。感觉有液体从身体里流出,他低下头,看到鲜血正从手腕的伤口处流出,跌落在两人中间的玫瑰花上。他甚至不知道,那道长长的伤口是何时出现的。

“你看。”她指了指两人脚边的玫瑰花。

他吃惊地张大了嘴。脚边的玫瑰突然变得红艳,像是突然焕发了活力般一扫暮年之姿。它们回复了本来青春的面貌。他忘记了疼痛,结结巴巴地问:“怎么会这样?”

她说:“是你的鲜血,拯救了她们的生命。我替所有的玫瑰谢谢你。”

她的笑容,很灿烂,也很诡异。他想再说些什么,可已经失去了发问的气力。失血过多的他脸色发灰,直直地向后倒进玫瑰花丛里。

她满意地看着娇艳欲滴的玫瑰花,转过身,哼着家乡的小调,悠然从容地离开了。

他的情人在酒店里无聊地等待着。她打开电视,听见主持人说今年的玫瑰比往年美艳多了。她关掉电视,边骂他没用,连束到处都有的新鲜玫瑰都找不到,边收拾东西离开了。如果她翻翻放在桌子上的报纸的话,会发现在一个角落里,有一篇篇幅不大的认尸消息。上边的照片,虽然不太清楚,但也可分辨出那个满脸灰白的男人的轮廓和他的是一模一样的。报纸上写着,怀疑死者生前是先割腕再跳崖自杀。

调酒师放下报纸,感慨道:“为什么现在的人那么喜欢自杀呢?玫瑰,你觉得呢?”

被唤到名字女人瞥了报纸一眼。照片上,男人躺着的地方是一座山脚下,而不是玫瑰园。她笑了笑,不在意地说道:“或许,他并不是自杀。”

她站起来,走上舞台,继续在熟悉的位置上唱着熟悉的歌。

怎样治疗癫痫较好
来宾癫痫病研究所
郑州儿童癫痫专科医院

友情链接:

鼠啮蠹蚀网 | 美利达自行车代理 | 末代皇孙主题曲 | 银行理财利率 | 格调沙发怎么样 | 白天约会宝典 | 移动套餐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