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末代皇孙主题曲 >> 正文

皇者归来 22

日期:2019-1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皇者归来 22

  第二十二章 恶魔?天使 

  简单整理完衣装后,几人离开了074寝室 

  不一会,几人已经来到了战争学院门口,这时他们发现今天门前的守卫人数要比以往的人数多出数倍。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凯尔凝重的看着门口的守卫,一直以来她还是第一次看到战争学院增加守卫。  

  “不管发生什么,都与我们无关”阿兹尔表情不带丝毫波澜,大步的向着门外走去。  

  “站住!”门口离几人最近的那一名守卫,长剑一横,挡住了几人的去路“现在非常时期任何人都不准离开战争学院。” 

  “如果我非要出去呢?”阿兹尔面无表情,两指夹住那柄挡在他身前的长剑。  

  “那我就只有得罪了!”守卫紧握着长剑的又右手试图往回收,突然他的瞳孔猛的一缩,因为那手中的长剑此时竟然化为了沙砾滑落到地下。  

  “戒备!”看着手中不断滑落的沙砾,这名守卫并没有丝毫慌乱,第一时间喊出了这两个字。  

  在那名守卫叫出“戒备”的一瞬间,其他守卫提起手中的长剑,围成一个圆形,将阿兹尔一行人困在其中。  

  “要战吗?”黑白色的纸牌已经出现在崔斯特手里,随时准备动手。  

  “不用。”阿兹尔伸手指着空中那刺目的太阳“沙起,”四周那些微小的沙尘在这一刻从地面上飘了起来。  

  无尽的沙尘遮挡住了守卫们的视线,沙尘不断涌入眼中,无奈他们只好闭上双眼。  

  “可恶,根本没办法睁开眼。”其中一名守卫轻微睁开双眼企图向着阿兹尔所在的方向看去,但眼睛传来的阵阵刺痛使得他不得不再一次闭上双眼。 

  沙尘中阿兹尔径直往大门外走去,背对着守卫说道“我要走谁也留不住。”  

  希维尔翻了翻白眼,跟在阿兹尔身后走出了战争学院,其他一行人没有言语跟在了希维尔身后。 

  在他们离开后不久,空中那无尽的沙尘随之散去,感受着沙尘的消失守卫们陆陆续续的睁开了双眼,眼前阿兹尔一行人已经不在了。  

  一个老人此时正站在他们之前所停留的地方  

  “他们终究还是走了啊。”老者目光闪动,看着几人离去的背影,面容显得有些苍老。  

  “参见副院长大人。”带头的那名守卫一眼就认出了老者的身份,战争学院的副院长——瑞兹  

  瑞兹摆了摆手“用不着这样……”  

  瑞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扑通~”一声那名守卫单膝跪在了他的面前,双手抱拳说道“属下无能,没有拦住他们还请副院长责罚。”  

  “这并不能不怪你,或许连我面对现在的他也会是如此。”瑞兹伸手将这名守卫扶起,阿兹尔的实力他现在已经看不透了。  

  “这次瓦罗兰大陆的危机就靠你们了,我已经老了啊!”瑞兹无奈的叹息一声,转身离去,那挺直的躯体,在这时出现些许佝偻。 

  “嗯!”阿兹尔突然停下脚步,回头向战争学院的方向看去。  

  “在这里经历了很多事啊!”凯尔也跟着停了下来,看着那由黑曜石材质的水晶枢纽构成的多位一体建筑,这几天所经历的事情一幕幕浮现在她的脑海中,这几天有失落,有伤感,也有快乐,但更多的还是幸福。  

新乡的癫痫医院哪家比较好 style="line-height:1.75em;">  阿兹尔没有听到凯尔说的话,目光依旧看着远处,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一个类似昆虫的生物正用着它那如同镰刀一般的利爪攀爬在房顶。  

  “嗯?”它转头看向正注视着它的阿兹尔,沙哑的人类语言再次从它的口中传了出来“我会一点一点的吃掉!”它的身影逐渐变得模糊,下一刻它消失了!  

  “你也看到了?”莫雷洛表情略带凝重,对着阿兹尔说道  

  “那是什么?”阿兹尔回忆了一下,发现自己并没有见过这种生物

  “一头来自虚空的掠食者。”收回目光,莫雷洛轻抚了一下那只正趴在他肩上睡觉的异兽说道。 

  “虚空的掠夺者吗?”阿兹尔转过身继续向着恕瑞玛的方向走去“不管是什么,只要不阻挡我所要走的路,那便与我无关,但若是阻挡即便是神我也要将他抹去!”

  这时另一方一个身穿猩红斗篷的男子跪在房间中心。

  “魁首,我们之前派去的人……”说到这里男子声音停顿了下来,惶恐的看着转身面对自己的魁首。有什么食物是癫痫患者不能吃的吗-height:1.75em;">  

  魁首脸上露出微笑,看上去似乎并没有怪罪男子的意思,但是另男子惶恐的正是这看似平和的微笑,因为每当魁首露出这个表情时,就意味着你可以死了!  

  “魁……魁首,请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啊……”还没等男子说完一把猩红的长剑已经刺穿了他的心脏,长剑不断吸食着男子的血肉。  

  片刻后那被称为魁首的人收回了手中的长剑,那跪在他身前的男子,如今只剩下一身猩红斗篷以及那森森白骨。  

  “对我而言,失败者没有第二次机会!”他一脚将那男子的尸骨踢开,淡淡的说道。  

  “魁首。”劫推门走进房间

  “叫我亚托克斯吧,你和他们不一样。”亚托克斯从阴暗里走了出来“我知道你没有杀他。” 

  “是的。”劫对于亚托克斯知道自己没有杀崔斯特并没有感到意外  

  “是来求我放过他吗?”亚托克斯满不在意的说道  

  “如果可以。”劫语气淡然,每次与亚托克斯对话他都不愿说太多  

  一个男子的画像出现在亚托克斯手里,伸手将其递给劫“那就看你的表现了。”  

  “诺克萨斯泰隆。”劫接过画像看了一眼,没有多说什么转身准备离开房间  

  “等等。”亚托克斯将劫叫住,从怀中取出一块令牌“完事之后将这令牌放在他的手里。”  

  “记住你答应我的。”劫接过令牌说道 

  “放心,虽然我不是什么好人,但我也是信守承诺的。”亚托克斯点头说道 

  劫不再说话转身将门打开走出了房间,在他离开房间后不久一个女子出现在亚托克斯身后。  

  女子一身黑色长袍,紫色的长发垂落于腰间,她的脸色显得有点苍白。 

  “不是让你在房间好好休息吗,怎么到这来了。”面对女子,一向冰冷的亚托克斯脸上竟露出了柔和。  

  “我一个人好害怕。”女子扑入亚托克斯怀中“放弃那个计划好吗?我不想你为了我一直错下去。” 

  亚托克斯轻抚着怀中女子那紫色的长发“这是唯一能消除你身上诅咒的方法,我怎么可能放弃。” 

  女子从亚托克斯怀中退开“可是……” 

  亚托克斯食指放在女子嘴上将她的话语打断“不要说了,快回房间去,要不然一会你身上的诅咒又得发作了。”  

  女子不再说话,她知道不管自己怎么劝,也改变不了亚托克斯的决定,叹息一声后转身走出了房间。  

  女子走后亚托克斯脸上露出坚定“为了你,错下去又如何!”  

  “很不错的决心嘛,暗裔一族最后的传承者。”虚无的声音回荡在房间里  

  亚托克斯脸色再次冰冷下来,手中的长剑往身前一掷。 

  “我说,你是不想解除那女娃娃身上的诅咒了?”一个灰发男子显现了出来,长剑在临近他额头时停了下来。  

  亚托克斯右手一挥,那停留在半空中的长剑飞回到他的手中“计划已经按你的要求开始实行了,记得你的诺言,莫雷洛!”  

  甘肃哪家治疗癫痫最权威“很好,只要我力量恢复,那小女娃的诅咒我自然会帮她解除。”莫雷洛走到亚托克斯面前,从怀中取出取出几颗紫色的药丸“这些可以暂时缓解诅咒。” 

  亚托克斯没有言语,伸手接过莫雷洛手中的药丸。 

  “瓦罗兰的凡人们,你们的末日很快就会降临了,哈哈哈哈!”说完莫雷洛消失在了原地,笑声回荡在房间里。  

<武汉有没有能治疗癫痫病的医院p style="line-height:1.75em;">  亚托克斯看着手中的药丸,当这个世界变为灰色,当这座大陆陷入沉沦,当这片苍穹出现崩裂,当所有的一切都走向毁灭时,我或许会被他们叫做恶魔,但我无怨无悔,因为也只有恶魔才能与堕落天使般配。  

  亚托克斯长叹一口气“莫甘娜,等一切都结束时,我会带你去一个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地方。”

推荐文章
最新常识文章
友情链接:

鼠啮蠹蚀网 | 美利达自行车代理 | 末代皇孙主题曲 | 银行理财利率 | 格调沙发怎么样 | 白天约会宝典 | 移动套餐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