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平顶山西到平顶山 >> 正文

【荷塘】山杏(小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天色刚刚微明,山杏就爬了起来,大明不在家,家里的一应大事小情都落在了山杏的肩上。穿好衣服的山杏走到堂屋,站在堂屋仔细听听东屋的动静,这才开始忙乎着做饭,一会儿二蛋要来吃饭。现在正值春耕大忙季节,昨晚就说好了,今早在山杏家吃饭,吃完饭就开始种地。

二蛋和大明是姑表亲,山杏的婆婆就是二蛋的亲姑姑,两家住在一个村子,平常走动的也很勤,再加上二蛋和大明是光腚娃娃,两家的关系也就非同一般了。二蛋比大明大三天,即使是大一天也是大伯哥。二蛋也确实有大伯哥的样子,在山杏面前从来不说过头的话,山杏的嘴也甜,一口一个二哥,叫得二蛋心里暖暖的。

大明不在家,二蛋很少来姑姑家串门,大明家里有事情了,只要山杏一个电话,二蛋绝不敢怠慢,就是在牌桌上,也会撂下牌,跑到大明家里来帮忙。昨晚山杏给二蛋打电话,说是今天种地,二蛋满口答应了。撂下电话,二蛋媳妇淑霞说道:“明天上午不是给马三家种地吗,怎么又答应山杏了?”

“大明不在家,姑父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一会儿我给马三打电话,改在后天吧。”

“你呀,说话不算数,以后在村子里咋混?”媳妇埋怨道。

二蛋“嘿嘿”憨笑两声,拿起手机开始按键,随即把手机贴在耳朵上,“马三,我是二蛋,刚才山杏来电话了,后天早上给你帮忙如何?”马三在电话里咕哝一句,随即电话里出现了忙音。

这一段小小的插曲,山杏并不知道,假如山杏知道也会推迟一天的,种地也不差这一天。

婆婆已经起床了,来到堂屋,山杏道:“妈,你去照顾爹吧,这里不用你的。”

婆婆轻轻叹息一声,嘴里咕哝道:“老不死的,这几天又添彩了,脾气越来越坏,可咋整!”婆婆上前一步,小声说道,“你说,咋不把他的嘴栓住!”

山杏想笑又不敢笑,样子着实滑稽,婆婆自嘲地笑笑,轻轻叹了口气,掀开门帘进了东屋。

山杏的公公是脑血栓后遗症,脚步挪不了三寸,脾气却是火爆得很。当然,公公是有选择的火爆,在山杏面前却不这样。山杏这样的媳妇就很难得了,再弄滑溜了,老两口的吃喝谁来管?

山杏的手脚很麻利,四个菜半个多小时就做好了,山杏把饭菜端到自己的屋里放在饭桌上,又拎过来几瓶啤酒,放在桌子的下面,这才解下围裙,站到了庭院里。

山杏家的三间大瓦房坐落在全村的最高处,站在自家的庭院里,虽然看不见前面的村街,远处的田野却是一览无余。

一阵摩托车发动机的声音传来,一辆摩托车在山杏家的门口停了下来,二十岁的龙平从摩托车上下来,冲姐姐山杏一笑,一溜小跑跑进院子里。

“姐!”

山杏看了一眼弟弟,嗔怪道:“就穿这么少,不冷啊?”

“姐,一点都不冷!”龙平伸长脖子向屋里瞅了一眼,“二蛋哥还没来?”

在龙平的眼里,山杏家有事,二蛋就应该首先到来。

“也快了吧!”

二蛋确实是遇到点事,本来是和马三说好了,今天帮他家忙,没想到被山杏临时挤了一下,马三倒是好说话,马三的媳妇郭玉却不是省油的灯,大清早就来到二蛋家,把二蛋好一顿叭扯,气得二蛋脖子上的青筋暴起老高,就是不能发作。好男不和女斗,更何况马三的媳妇这样难缠的主。

淑霞和郭玉住在一个村子,郭玉和马三结婚还是淑霞牵的线。淑霞和郭玉没有亲属关系,由于两人居住在同一个村子,也就叫二蛋为姐夫,二蛋拿这个八丈竿子都打不到的小姨子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被她挤兑了。

因为是帮工,自己白搭机械油料不算,还要出人力,郭玉这样挤兑二蛋实在有些过分,淑霞气得还枝乱颤也不便发作,只好面带笑容送走了这位瘟神。二蛋在家里平静了一下心情,这才开着四轮车来到了山杏家。

山杏家的两垧地在村子的南面,站在山杏家的庭院就可以看见。大明家一共只有五口人的土地,山杏嫁过来的时候,土地承包合同已经签署,山杏的土地在娘家。小明分家另过之后,属于他名下的土地自然而然就归了小明所有,剩下的土地由老爷子耕种,收入自然也不归山杏所有。正好有人要出卖土地,山杏就用自己的嫁妆买断了两垧多地的归属权,山杏也就成了名副其实的农民。

有了土地,山杏就开始学习农机具的操作,这点小事难不住山杏,家里有现成的师傅,弟弟龙平,那一年,龙平只有十七岁。龙平的学习成绩属于上中等,每年要花费很多钱,学完之后还不一定能用上,为了是否继续学习的问题,父子俩争论的面红耳赤,老思想遇到了新问题。龙平自己都深感惊讶,他心里的谬论竟然让老父亲哑口无言,破天荒赞成儿子的想法,从此之后,龙平就成了自由公民。

山杏家只有几样简单的农机具,三铧犁和震压器、大耙。山杏身穿迷彩服,戴着大明的帽子,一个大口罩捂住整个脸,不了解的人很难发现这是一员女将。这些简单的农机具拆卸安装,都是山杏自己独立完成的,山杏家里没有播种机,只能求助二蛋。龙平昨晚给姐姐打电话,山杏只是简单地说了一嘴,龙平一大早就赶了三十多公里,在二蛋还没有来到姐姐家就来到了。

二蛋开着四轮车来到山杏家,龙平迎了出来,“二蛋哥,快点进屋吧,一会儿饭菜都凉了!”

二蛋上下打量龙平一眼,很惊讶地问道:“龙平,你小子是啥时候来的?”

龙平“嘻嘻”笑着,露出一口白牙,“我也是刚到不一会儿。”

两个人一前一后进了屋,坐在了饭桌旁,山杏拎过来两瓶啤酒,起开,放在两人面前。

二蛋看了一眼啤酒,说道:“大清早喝什么酒,一会儿还干活呢!”

龙平拿起啤酒,给二蛋倒上,说道:“一人一瓶啤酒,不耽误干活!”

二蛋端起茶杯,一仰脖子,将一杯啤酒倒进肚子里,“这娘们,真的是瞎子闹眼睛没治了!”二蛋摇了摇头,自己拿起啤酒瓶子,“来,兄弟!”

龙平也拿起啤酒瓶子,两个人碰了一下,开始嘴对嘴吹喇叭。

“是郭玉吧,要不就先给他们家干,我家明天也行!”

“唉!”二蛋叹息一声,“郭玉要是能像你这样通情达理就好了,我也寻思了,马三这几年是怎么过的。”

山杏捂住嘴“嗤嗤”地笑。

“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也许马三哥在家是皇帝呢,也说不定呢!”

二蛋把酒瓶子放在饭桌上,对山杏说道:“一起吃吧!”

龙平斜楞一眼二蛋,拿起酒瓶子,说:“二蛋哥,咱们喝酒,等干完活我好好陪你喝一顿!”

“等回来,咱们比划比划,我就不信灌不多你!”

两个人碰了一下,各自喝干了瓶子里的啤酒,这才端起饭碗,狼吞虎咽吃起来。

山杏早已经下桌,给两个人倒了茶水,放在两人面前。

二蛋站起来,说道:“不喝了,一会儿拿两瓶矿泉水就可以!”

两个人将种子化肥装在车上,两台四轮车一前一后开出了村子。

山杏掀起了东屋的门帘,探头进去,说道:“妈,你们二老快吃饭吧,我下地了。”

山杏骑上摩托车,从屋子前面的村街一路向西,再拐向南,到了自家的地头,两台四轮子在黑黝黝的土地上行驶着,后面扬起了淡黄色的尘土。

山杏将摩托车停在自家土地旁边的土道上,从前面的车筐里拎出一个塑料袋,塑料袋里有三瓶矿泉水、两盒中华烟。山杏这样的农村家庭是抽不起中华烟的,今年春节的时候,赵经理夫妇开车来到乡下,给山杏带来一款高档服装和一条中华烟,山杏只能拿出紫云招待客人。赵经理倒是不在乎,接过来就叼在嘴上。大明常年不在家,家里家外二蛋没少出力,因此,山杏拿出两盒烟招待二蛋也很正常。

山杏依旧是一身迷彩服,一个贝雷帽斜斜扣在脑袋上,齐耳的短发略微有些弯曲,被染成淡黄色的那种。这是一套仿制的海军作训服,从背影看,就像一位年轻的海军战士站在田野上在瞭望。

龙平开着四轮车停在地头,看见姐姐站在那里,就从四轮车上下来,一溜小跑来到姐姐面前,从塑料袋里掏出一瓶矿泉水,打开,一仰脖子灌了一口,瞅了一眼塑料袋,说道:“姐,档次不低啊!”

“就你贫,给二蛋把烟和水拿过去!”

龙平蹲下身子将矿泉水放在地上,拿出一盒烟打开,抽出一支叼在嘴上,喷出一口烟雾,说道:“好烟,感觉就是不一样啊!”

“就你爱虚荣,没你姐夫实在!”

“咱就是农民,小小虚荣一下!”龙平露出一口白牙。

“龙平,跟姐姐说说你的事。”

“我的事?我的什么事?”龙平知道姐姐想问什么,他装糊涂。

“别跟我打马虎眼,快说!”

“你说是对象那个的事吧,那是我瞎掰的,不当真!”

龙平站起身,手里拎着两瓶矿泉水,吹着口哨一步三晃地向四轮车走去。

“没正型!”

山杏比弟弟大八岁,和大明在高中的时候是同学,两个人是高三的时候好上的,谁都没有考上大学,二十岁那年,山杏就做了大明的新嫁娘。新婚几个月之后,大明去了建筑工地,第二年当了工长。别看大明年轻,那些大工匠也都服他,大明的工长做得游刃有余。两年之后,大明做了现在的位置,年薪从十万到十二万,年终还有红包呢。

假如龙平不来,山杏就会驾驶四轮车,龙平来了,山杏只能在地头上卖呆。

山杏刚刚嫁过来的时候,这条防风林带还只是幼苗,八年的时间,白杨树已经有碗口粗细了,树枝上叶蕾还在包包里,只有零星的杨树绽放出嫩嫩的新芽。

一阵轰鸣的马达声传来,高空中一架银燕拖着长长的尾翼,一路向南飞去,望着天上的银燕,山杏想起了身在远方的大明。八年的时间里,山杏与大明聚少离多,要不是多病的公公在家,山杏也会卷起铺盖,和大明一起在建筑工地找一份差事。唉!山杏没来由地叹息一声,不觉得一阵恶心,山杏只好蹲在地头上,低着头干呕起来。

山杏这几天心里一直很烦,身体有轻度的不适,月经比平时晚了二十来天还没有来,平时自己的月经是很准时的,周期比一般人要长一点,并且伴随着小腹的极度不适。想到月经,山杏心里漫过一阵狂喜,莫不是……山杏不敢确定自己是不是怀孕了,结婚八年了,山杏一直盼着有这么一天。

山杏起身向四轮车走去,在龙平开到地头时,山杏迎了上去,告诉弟弟她去一趟镇卫生院,她没有告诉龙平自己要去干什么。

自己的猜测得到了证实,山杏喜上眉梢,山杏想给大明打电话,告诉他这个喜讯,山杏还是忍住了。这个时间段大明正忙,等晚上吧,等和大明视频,再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

在摩托车跟前,山杏忍不住给母亲打个电话,把这个喜讯第一个告诉母亲,母亲在电话的那一头哭了,山杏着急地问道:“妈,你怎么了?”

半天,电话的那一头传来母亲的声音:“死妮子,妈妈是高兴的!”

山杏放心了,“妈,不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

“管他是男孩还是女孩,来了就是好孩子!”母亲在电话的那一头唠叨起来,给山杏说了一大堆的注意事项,山杏听了笑了,说道:“妈,没你说的那么邪乎,我注意就是了!”

撂下电话,山杏骑上摩托往回走,在一家食杂店停下来,买了两瓶可乐和一瓶营养快线,这才骑上摩托一路向东。

山杏回来的时候,这块地已经种的差不多了,山杏招呼两个人休息一会儿,把两瓶可乐递给两个人,二蛋接过来,笑道:“山杏,这么客气干什么,都是自家人!”

“二蛋哥,每年都让你受累,心里过意不去,给你钱你还不要。”

“都是自家人,要什么钱?”

“中午想吃啥,我给你们做!”

“中午就不在你们家吃了,下午还有事。”

“有什么事也得吃饭啊!”

“下午给栓子家种地,在他家吃,都说好了。”二蛋抬头看了一眼山杏,说道:“这里不用你照顾,回去吧!”

二蛋捏灭烟头,拎着半瓶可乐上了四轮车,还有八条垄,两个来回就要转移地块了。

二蛋和龙平开着四轮车走了之后,山杏弯腰捡起用土坷垃压住的肥料袋子,折叠好,放在车筐里,顺手拿出一把小刀,昨天婆婆悄悄告诉山杏,公公想吃婆婆丁了。山杏左手拎着方便袋,右手拿着小刀,低头在林带的边缘仔细寻找起来,刚刚找到十几颗,电话铃就迫不及待地响起来。电话是小姑子菊花打来的,山杏明显听出小姑子的话语里带着哭音,“嫂子,快回来吧,咱爹的病又犯了!”

“菊花,别急,打120了吗?”

“已经打了,救护车一会儿就到。”

山杏收起电话,拿起刀子就向四轮车跑去,二蛋停了下来,将四轮车熄火,探出身子问道:“山杏,出啥事了?”

“刚才菊花来电话了,老爷子的病又犯了,菊花都急哭了。”

“你别急,不是有小明吗?”

“唉!”山杏叹息一声,说到:“能不能指上小明都难说。二蛋,我家的地在哪儿你也知道,你和龙平种完就行了,我先回去看看!”

“这里不用你,你回去吧,摩托车开慢点!”

龙平也开着四轮过来了,龙平跳下车,问道:“姐,咋了?”

癫痫病如何有效预防
石家庄癫痫医院在哪
癫痫病的日常生活治疗

友情链接:

鼠啮蠹蚀网 | 美利达自行车代理 | 末代皇孙主题曲 | 银行理财利率 | 格调沙发怎么样 | 白天约会宝典 | 移动套餐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