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手工折纸花视频 >> 正文

田文华︱大地的语言

日期:2019-10-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上海KTV模特招聘

  阅读是一种心灵的享受。一起阅读,让文学温润的光照亮心灵。

  大地的语言

  文|田文华

  每逢节假日,我驱车二百公里,迫切想看到的地方,这里就是我梦中多少次回去过的故乡。外漂的游子难得回乡小住,吃着乡村的土菜,粗茶淡酒,虽不够档次,不够有面子,但是绝对的安全放心,餐桌上乡亲们都为此引以为自豪。食材从菜园到饭桌都在亲人的视线下,除非被骗买到假油之外都是干净的。油然产生的感受是:乡村是安逸的,温馨的,它有种种的好处:阳光,空气,水都是都市无法比拟,也没有朝八晚六。归家的游子言语之外总是透露着对自给自足的小农生活的向往。大伙的共识是:不求大富大贵,在乡下其实是安逸的。

  若是生活能够简单一点,其实我只要有几分田地也就足够。

  “土地”,这个词普通,平凡,却深邃灼心,高频率、快节奏、强力度地点击我的心灵。

  一我从小与大地接触频繁,甚至沉睡在大地上,感觉得到地气的升腾或回落。不止一次,在同样的时空,冥冥中听到大地的呼唤,那声音是真切的,像你听到的自身的语言一样,那么慈祥,普通,却意蕴深刻。

  大地用一种粗旷、简洁的语言,向我们表述着二千六百多年前北方平原上的一幕情景:一队亡命贵族,在黄土平原上仆仆奔驰。他们虽然仗剑驾车,然而看得出来,他们疲倦极了,饥饿极了。他们用搜索的眼光望着田野,然而骄阳在上,田垅间麦苗稀疏,哪里有什么可吃的东西!一个农民正在田里除草。那流亡队伍中一个王子模样的人物,走下车子来,尽量客气地向农民请求着:“求你给我们弄点吃的东西吧!你总得要帮忙才好,我们已经好几天没有吃的了。”衣不蔽体、家里正在愁吃愁穿的农民望了这群不知稼穑艰难的人们一眼,一句话也没说,从田地里捧起一大块泥土,送到王子模样的人物面前,压抑着悲愤说:“这个西安青少年癫痫病治疗的方法有哪些给你吧!”王子模样的人显然被激怒了,他转身到车上取下马鞭,怒气冲冲地想逞一下威风,鞭打那个胆敢冒犯他的尊严的农民。但是一个上了年纪的、大臣模样的人物上前去劝阻住了:“这是土地,上天赐给我们的,兆示着要拥有晋国的国土。”国土与王位,在这里是同义语,等值。流亡的公子重耳转怒为喜,突然跪下地来,叩头谢过上苍,然后郑重地捧起土块,放到车上,一行人又策马前进了。辘辘大车过处卷起了漫天尘土……

  这是《左传》记载下来的、春秋时代晋国公子重耳在亡命途中发生的故事。

  古代中国皇帝把疆土封赠给公侯时,就有这么一个仪式:皇帝站在地坛上,取起一块泥土来,用茅草包了,递给被封的人。在那样的时代,在那样的人群心目中,泥土代表着上天不可思议的赏赐,代表了极大的财富和至高无上的权力,土地就是王权和统治的象征。“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古代的政治对土地和人一样看待,一样管理。历史上周天子及其以后的分封制,都是把土地和人口作为“邑”一起分封给王公大臣。

  这宝贵的土地!不事稼穑的剥削阶级只知道想方设法的掠夺它,把它作为榨取劳动者血汗的工具,亲自在上面播种五谷的劳动者,才真正对它具有强烈的感情,把它当做命根子,把它比喻成哺育自己的母亲。

  人类生活在地球上,须臾也离不开土地,不知已经、正在和还要上演多少土地悲喜剧。

  二在乡村,就是我们村庄上,从前,也有一些人,并不聪明的人,却听得懂大地的语言,经常地向人们转述着大地的意思,现在看来,那就是大地的预言。譬如羊倌说,听见地裂的声音,沉闷闷的,恐怕要干旱了,说这话时,还是头年的冬天。我奶奶也说过,人,还不如乌鸦喜鹊懂得大地的意思,隔三差五地来村中庭院报告,这喜讯或灾情就源于大地的述说,鸟雀听到了,并听懂了。喜鹊的窝口,哪一年改变了方向,就预示着当年的风雨走向,这种症兆,也源于大地的语言。

  大地有千万种语言!孤傲的石头是它的语言,挺立的大树是它的语言,柔软的庄稼是它的语言,溢香的荷花是它的语言,天的澄明也包含着它的语言。

  仔细倾听大地的语言:人类老祖宗盘古,头顶着天,脚蹬着地,把天地分开,用他的整个身体创造了美丽的宇宙。在中国神话传说中,“女娲拎黄土作人”,用神奇的手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把一块块黄土捏成活生生的人。《圣经》传说上帝用泥土造出人类的始祖亚当,对亚当说:“你本是泥土,仍要归于泥土。”中外相似的神话说明了一个道理:人类的产生和发展离不开土地,土地是人类的生命之源,是人类的母亲。

  炎黄子孙对土地图腾般顶礼膜拜。《左传》曰:“以父道事天,母仪事地。”乡间许多土地庙的神龛两边大都有一幅对联:“土能生万物,地可发千祥”。《易经》曰:”坤厚载物”,像土地这样滋生和养育万物,才是世上头等功德。

  人立于天地之间。昊天高远而深邃,无可捉摸;大地坚实而稳重,颐人载物。泥土的厚薄决定了生存条件的贫瘠或丰腴,田野中,新翻的泥土里种子萌动,土生五谷,五谷养人,人种五谷,循环往复,四季轮回,古老的农耕文明就此产生,自足自给的自然经济逐步形成。

  古老的哲学《易经》讲究阴阳五行,五行即金木水火土,土居中,兼有四季,土的包容粘着与厚重,给中华文化以中和兼容忍耐沉稳忠实重情的特性。勤劳善良的中国人,有着大地一样的胸襟,泰山不辞抔土,故能成其高;中国人有着极强的乡土观念,安土重迁,故土难离;国人常把土地当成自己的命根子,不到万不得已,谁也不愿离开半步,即便到了走投无路的时候,漂泊去了他乡谋生,身上还常常怀着一撮家乡的泥土。据说闽粤一带失掉了土地的农人,离乡背井,都习惯在远行之前,从井里取出一撮泥土,珍重地包藏在身边。他们把这撮泥土叫做“乡井土”。直到现在,海外华侨的床头箱里,还有人藏着这样的乡井土!

  我忽然记起“水土不服”的典故来。小时候听大人们讲,身体虚弱的人出远门,必须在远行前的黎明,从故乡的土地上揣一捧土,在外地万一水土不服,只要捏一点故乡的泥土,泡一杯开水,一喝就好了。那是世界上最灵验、最神奇的一剂药方。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天人合一,人土合一。

  试想想,在一撮撮看似平凡的泥土里,寄托了人们多少丰富深厚的感情!

  三在故乡的大地上行走,我感觉大地长着一双眼睛,它用双眸凝视着人类对它的摧残。我对着大地歌唱,我向大地祈祷,我甚至静默成一块孤独的石头融入大地。我知道,大地虽然喜欢说话,但有时也以沉默代表着诉说。

  在我悠悠的往事中,难以忘怀的总是农村。出身农村,对一个人的一生来讲,是笔巨大的可以长期支付的财富。在黄土地上和白云一起飘荡,同秋蝉一齐高唱,熟知春种、夏耘、秋收、冬藏,了解农村的艰苦、农业的艰巨、农民的艰难,可以改变一个人的价值观念和生命轨迹。生在农村、长在农村,才会有平民情结,更易炼就自强不息的性格,“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历代国家栋梁不少就是平常的农家子弟。胸膛博大宽敞的土地最宝贵、最神奇,有了土地就意味着拥有一切……

  土地也有生命,你看,土地在春天里遍地都开满了鲜花,土地在夏天里吐出累累的硕果来,土地在秋天里五谷丰登了,土地在冬天里银装素裹、蓄势待发。土地的生命不属于自己,她属于土地上的一切一切,土地生命的意义就在于泽惠万物!

  土地上生长着养育人类的庄稼。当第一声春雷唤醒了沉睡的大地的时候,冻土被犁铧一垄垄翻开,僵硬变成松软,霜白变成黝黑。春天,撩拨得农民心花怒放,忙着犁地、撒种、锄禾、施肥,期待沉甸甸的谷穗、饱满的红高粱,一片片排列着,像等待将军检阅的士兵……

  土地上生长着牲畜、家禽和各类飞行或爬行的动物,真是五花入门,种类繁多。它们各自有自己的王国、语言和生活,繁衍着自己的子孙后代。动物和人,和村,和庄,和你和我争斗着、生存着。蚯蚓以土为食,并且让土在体内循环之后再回归土地,使土地疏松,不再板结;土地也因为有了蚯蚓的不屈、不懈的蠕动而有了生命。麻雀、田鼠和野兔偷吃了庄稼,鹰、蛇袭击了麻雀、野兔和田鼠,人又驱赶了鹰和蛇……大家同在一块土地上生存着,甚至一个村子、一个庭院或者一间茅屋里。

  土地上还生长着河流、湖泊、山丘和树林。我顺着山坡走进田野,灌溉麦田的水就是那河那水库里流过来的,建房子的石料木料就是那山上运来的。村庄的体内、生长着山丘和树林的骨骼,血管里流淌着河流、湖泊的血液。于是村庄有了山丘、树林、河流、湖泊的性格:柔韧、坚毅、不屈不挠。这性格就是土地的性格。

  “地种三年亲似母”,农民把土地当成老祖宗敬奉侍候。每当土地被犁铧翻卷过来,泥土那种沁人心脾的气息使人倍感舒畅。聆听播种的声音,你会从土地那嘶嘶的声音里感受到土地像一个慈祥的老者。

  我们吃的,穿的,住的,可以说一切都源于土地!我们的一切花红柳绿,也是源于土地!我们的一切梦想,也必须在土地上才能生根发芽和开花结果!

  四我家乡那几块土地上,春夏秋冬,寒来暑往,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晃动着父辈的身影。 他们对土地的眷恋,对土地的固执,对土地的深情,让我倍受感动。蓝天是高远的,大山是静寂的,沟壑是深邃的。远望那人,那牛,那狗,恰似大山褶皱里土地这块画布上的一幅活动着的标本,在落日余晖里又似一幅粗犷古朴的剪影。

  土地像一首词,上阙是人类生存的空间,下阙是安放灵魂的栖所。

  我脚下的土地掩埋着我们祖先的遗骨,因为溶入了亲人的生命才更动人、更柔软、更丰饶。

  土地伟大,更宽厚仁慈。当一粒微弱的种子播撒其间,土地送给它生命的营养,悉心呵护,给予它阳光和水,给予它温暖和爱,让其茁壮成长。土地用它的食粮养育了我们,所以我们的肤色和土地融为一体;土地用它的博大和宽厚容忍着我们的种种过失,所以我们的生命和土地生死相依。

  土地伟大,更宽厚仁慈。当一粒微弱的种子播撒其间,土地送给它生命的营养,悉心呵护,给予它阳光和水,给予它温暖和爱,让其茁壮成长。土地用它的食粮养育了我们,所以我们的肤色和土地融为一体;土地用它的博大和宽厚容忍着我们的种种过失,所以我们的生命和土地生死相依。

  世界上最常见又最易为人所忽视的,大概就是土地。

  我们的生命源于土地,最后又回归的还是土地。土地滋生万物,以绿色的庄稼、肥壮的牛羊、鲜美的水果,为我们提供生命的养份;土地又托住道路,承受高楼大厦的重压,让我们从这里到那里奔波走动,困乏时拥有一席安眠之处,土地在营养我们的同时,又荫护我们,帮助我们。

  土地恩德无量。土地是一种资源,但是一种不能再生的资源。土地变成土坯、砖瓦,再变成房屋,百年后或许又还原成土地;土地若变成水泥钢筋的大厦,变成坚固无比的坟茔、墓穴,再复原为绿草茵茵的土地,已是一种现代神话——所以珍惜土地,珍惜的也是我们自己的生存环境;热爱土地,一如诗人艾青宣称的爱到双眼饱含泪水的地步,才有可能让土地宽容和接纳我们。

  土地上有山川河流,土地下有矿物宝藏。山川河流是土地的另一种存在方式,山是立体凝固的土地,河是液体流动的土地,山河之间是我们自己。

  五我环顾依旧辽阔的大地,和童年相比,山河,似乎近了许多,仿佛长了腿,一点一点地向村庄靠近,而记忆中散慢的村落,也似乎消了许多,像眉眉眼眼集中再窄小的脸部。我坐下,被青草半掩着,只感觉风流过,时光缓缓流淌,大地很沉静,甚至有些沉寂,却听不见大地发出一丝轻微的惆怅,更不要说话语了。

  让我们捧起一把泥土来仔细端详吧!这是我们的土地呵!怎样保卫每一寸的土地呢怎样使每一寸土地都发挥它的巨大的潜力,一天天更加美好起来呢。

  土,是最底层、最贵重的物质。土地,是一切生命的根,包括鸟虫的翅膀。一切财富,来自土地,但土地不需要、不贪敛财富。

  当你跟随大伙在田里插秧,黑油油的泥土钻满鞋窝的时候,不知道你曾否为土地涌动过多少奇思妙想,譬如,想土地的过去,土地的未来,想起世世代代的劳动人民为成为土地的主人,怎样去斗争、流血和拼命;想起在绵长的历史中,我们每一块土地上面曾经上演过的人物、故事和事迹,他们的苦难、愤恨、希望、期待;一条条平躺在土地上的高速路,路牌是忘本、忘祖的,只反复地标示一座座城市的名字。这些道路源自乡野,但目的地是连接那些巨大的城市,如同城市插到乡村身上的长长的吸管,拼命吸纳粮食、水果、蔬菜、畜禽和廉价的劳动力……

  如我一般的进城农民工在城市职场商场沉浮起落,每到失意时,常愤而放言:“大不了回家种地去……”土地已成了我们最末的选择了,但也确实算是我们最后的一道屏障了。在我们年轻气盛,被世俗的欲望无情裹挟的时候,我们对土地是淡漠和轻蔑的,也许当我们慢慢成熟,直到繁华落尽,看尽虚名浮利,钩心斗角,才能再回头来寻找土地与乡村那一方清静。当我仰望都市上空,把我这许多年的都市生活如抽丝剥茧般层层剥开,发现能真正沉淀的已所剩无几,最终只剩下故乡那一片日渐荒凉的土地。我想到了《人生》中的高加林和《乱世佳人》思嘉丽的结局,无不是土地给了他们最终的安慰,千帆过尽,我们终将明白土地是根,土地,才是世上唯一真实的东西,那是唯一留下的东西……

  即使有和煦的阳光,清新的空气,如果没有土地,也不会有真正的人类;即使稻谷黄了,豆子熟了,如果没有劳动,也不会生出可口的美食。古语“地诚任,不患无财。”极为简短的七个字,却道出了土地的重要性!土地既是人类最宝贵的财富,又是国家赖以存在和发展的物质基础。如果人类通过劳动,充分开发并合理利用地上地下的一切资源,就会创造出无穷的财富。

  六当我思索的时候,大地上的红土黑土,黄土白土,仿佛都变成感情丰富的东西了,它们仿佛就像古代神话中的“息壤”似的,正在不断变化,不断成长,就像具有生命一样。

  在我看来很平凡的一块块的田野,实际上都有过极不平凡的经历。几十万年之间,人类在这上面追逐着野兽,放牧着牛羊,捡拾着野果,播种着五谷,那时候人们匍匐在大自然的威力之下,风雨雷霆,电光野火,都曾经使他们畏惧颤栗。几十万年过去了,人类进入了阶级社会,一片片的土地像被带上了镣铐似的,多少世代的农民,在大地上流尽了血汗,却挣不上温饱,有多少人在这一片片土地上面仰天叹息,椎心痛恨!又有多少人揭竿起义,画着眉毛,扎着头巾参加战斗,把压迫他们陕西治癫痫病最好医院哪家好?的贵族豪强杀死在这些土地上面。

  土地涌现过许许多多的遐想想起它的过去,它的未来,想起世世代代的劳动人民为要成为土地的主人,怎样斗争和流血,想起在绵长的历史中,我们每一块土地上面曾经出现过的人物和事迹,他们的苦难、愤恨、希望、期待的心情。

  土地的长度和面积计算单位可以用丈,用公里,有亩,用公顷,然而在含有国土的意义的时候,它的计算单位应该用一寸、一撮来衡量。在我国的湛江地方,有一座桥梁被命名为“寸金桥”,就寓有“一寸土地一寸金”的意思,以金为交换单位的,除了土地之外,我只听说过“一寸光阴一寸金”,别的珠宝珍玩虽数量众多,但都不具备与土地、时光交换的资格。光阴是流动的抽象,土地是沉实的具体,相比之下,土地更胜一筹。因为它代表一个国家的主权,一寸土都决不容侵犯,一撮土都是珍宝。

  疆土、疆域,边疆、海疆,“疆”字本意就是土地良田,靠士兵持弓防守或抢夺。从古代开始,人类无休无止的战争,归根到底是为了争夺土地。战争其实就是用武力修改国土边界。无论古代战争还是近现代战争,打的都是土地战争。

  今天,在世界范围内,许许多多被殖民者奴役着的地方,也正在进行着驱逐侵略者、保卫国土的斗争。呵!一寸土,一撮土,在这种场合意义是多么神圣!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任何国人都守土有责,民间依然流传着大军阀“张作霖手黑”的故事。张作霖曾瞪眼骂随从:“妈那个巴子,我还不知道‘墨’字怎样写,对付日本人,手不黑行吗,这叫‘寸土不让’”,“我豁出这个臭皮囊不要了,也不能出卖国家的权利,让人家骂我是卖国,叫我的后辈儿孙也都跟着挨骂,那办不到”。

  “我们生长在这里,每一寸土地都是我们自己的,无论谁要强占去,我们就和他拼到底!”这是一段鼓舞过中华民族奋起抗争的著名歌词,将极辽阔的国土以方寸的尺度计较,是一个民族必然利益所在。这叫毫无商量的余地。

  七地球表层的物体,是地球上的人类赖以生存的最基本的自然资源,栖身居住是人类利用土地的最根本用途。远古时代人类栖山洞、居草棚;如今,高楼大厦,灯光璀璨,人们享受着人类进步和社会发展带来的现代生活。

  我常想,面对土地,我们常常感到无奈失落,只是因为我们奢望太多,贪欲,攀比。我们的追求似乎总是远超土地能够给予,以至不堪重负。土地其实已经满足了我们最重要的口腹之欲,我们却没有知足,老指望着靠土地发大财,为此常常不惜违背土地的自然规律,也就难免受挫痛苦!

  人类在大地上生存,习惯了向大地永不停止地索取,在获得中又不断催生新的贪婪。人类以改造自然为借口,不断毁坏着大地,也在毁坏着人类自己。人类是否想到,大地是永不停歇的河流,这里有日夜生长的树木、四处鸣叫的飞鸟,而大地上的人群,更是依靠大地的品质,才得以展开自己的羽翼。我抱愧在大地的胸膛里生活了几十年,我为我从未读懂过大地的眼睛而惶恐。

  大地看不懂,我们城市制造出来了一种蔑视农耕与农人的文化,他们发明出一套语汇,将其神秘化,以此十倍百倍地抬高身价。于是,土地被沦为了一部分人发财致富的工具!

  他们有人在土地上乱开采,比如挖煤、采钨、掘银等,把土地整的千疮百孔,为了个人的利益,生生的把土地病成土石流和地震的伤痛,造成现在和未来有无数的人用生命去买单;有的农民主动或被动的卖了土地,有的土地一亩卖几十万元,有的西安治疗癫痫病的最佳医院土地一亩卖几百万元,有人买去后再一亩卖几千万元,土地在他们的手中卖来卖去,简直就成了“妓女”,他们把这些“妓女”打扮的花枝招展的,稀里糊涂的就掏空了许多人辛苦了一辈子挣的钱;还有“房奴”,他们用一辈子去为这些少数人的发财致富买了单,原本清白善良的土地,仿佛成了万恶之源。直接就造成耕地越来越少了,为了提高农业产量,人们就使用了化肥和农药,有的使用上了化学助长剂,由此,饲料蛋、饲料肉、化学剂食品隆重登场了,严重的破坏了无数人的身体健康;这些饲料蛋、饲料肉的生产农场,直接就把化学粪便扔进了沟里河里,造成现今的河水严重的被污染,人们失去了赖生存的健康阵地……

  更有甚者,有的人已经不知道是土地养活了我们。他们宁可在城市里做苦活、累活、脏活,他们甚至宁可在城市里捡破烂或流落街头,也不愿回农村去种庄稼。良田荒芜无人种,娇儿饥饿怨爹娘。有人悲怨地说到:如果我们不珍爱自己的土地,不热爱劳动,迟早都会遭受破坏自然环境的惩罚。因为,城市再好,都不可能为每个人留下小块自留地,让人们出门就可以采摘新鲜的蔬菜和水果;城市再好,空气都没有农村新鲜。在城市,我看到了勤劳者没有土地的悲哀:他们去超市收集烂菜叶喂养鸡鸭,在没有围栏的楼顶种植蔬菜……还有无数的人加入到人力三轮车行列……也有胆大的,走上了违法犯罪道路……

  人们侮辱土地、浪费土地、破坏土地,大地就会哭泣!

  大地用千万种语言告诉人类:地球只有一个,土地的开发也不是无止境的。科学合理地开发,综合高效地利用,生态平衡了,土地的最大潜力才能得到充分利用。我国是一个人均耕地极少的国家,又养活着占世界五分之一的人口,谁不善待土地,谁就是人民的罪人、国家的罪人!地大物博,只是一个流传甚久的美丽的传说,守好自己的一份责任田,千万不要做出上愧祖宗下愧子孙的事来。我们毕竟来源于土地。忘了这一点,才是最大的忘本。

  民以食为天,食以土为本,如果没有土地,再多的金钱也填不饱肚皮。

  道理很简单,中国的土地上不可能满布工厂和城市。当我们人自己不再或者没有农耕的时候,这个世界不会施舍给十几亿人足够的粮食。

  请记住:土地,永远是我们立足的地方!

  田文华,庄浪万泉人,曾毕业于原南京政治学院新闻系,现供职于某省直机关,业余时间笔耕不辍,自娱自乐,有百余篇小说、散文等在《人民文学》《十月》等报刊发表,部分作品被收编入《读者》《神州魂》等书籍,先后发表新闻作品千余篇,出版书籍2部,多次获各类新闻、文学奖。

友情链接:

鼠啮蠹蚀网 | 美利达自行车代理 | 末代皇孙主题曲 | 银行理财利率 | 格调沙发怎么样 | 白天约会宝典 | 移动套餐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