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审前社会调查 >> 正文

【八一·同题】恋(小说·旗帜)

日期:2022-4-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张大红请帖放在我的办公桌上,今天,你要结婚了,新郎是我们共同的战友张健。我站在婚宴门口,远远地望着红毯尽头的一对新人,恍惚间,听到了你甜甜的声音,你说:“我愿意。”

初见你的时候是在车站接新兵的站台上,你是那样的可爱,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一身肥大的军装下,一脸的稚嫩。当我接过你的背包的时候,你好看的脸庞笑着说:“谢谢你!”就在那一刻我喜欢上了你。我们同在一个部队野战医院,只是你在内科,我在外科,战友张健和你在同一个科室。我们三人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我比你年长二岁,你叫我哥哥,你说在家里你是长女,没有哥哥,你要尝尝做妹妹的滋味。我以为我们的感情纯洁无瑕,一定会水到渠成。要不是战友张健告诉我他和你相爱,我怎么会离开你?

人都说岁月是把杀猪刀,十年后再见到你,岁月不但没让你变老,反而把你雕刻得愈发美艳。见到你就好像还是当初那个穿军装小女孩时的模样。我常常在想,如果当初我勇敢地向你表白,今天是否又会是另外一幅风景?可这世上,没有那么多如果。事到如今,我还是愿意用我的余生来换取你的幸福,因为我爱你!

新郎张健是我战友,当初我知道张健也喜欢你,你经常当着张健的面叫我哥哥,我很自豪,也很开心,看到张健妒忌的目光,别提我心里有多么高兴。让我没有料到的是,人算不如天算,当张健亲口告诉我,你接受了张健的爱,这时的我傻眼了,心一阵阵地发痛,我想向你表白我的心情,想夺回你的爱,可我也知道,不可夺战友之爱,这不是君子所为。我相信张健一定会好好待你的,所以,我把我对你的爱深深地埋藏在了心底。

张健拉着你来给我们这一桌战友敬酒,你跟着张健后面不停地喊着我“哥哥”。看着你小鸟依人的模样,我的心里涌起了一般难以压制的的哀伤,你离我是这么的近,甚至可以闻到你头发淡淡的清香。在我眼里你是个如同仙女般美的女子,可我却不能拥有你。我和你干杯脸上露出的微笑,心却在流血,你却不知我心里有多么的苦。我轻轻应了你:“恭喜妹妹,新婚快乐。”与战友一起闹新房的时候,我看见你满脸幸福的依偎在他的怀里,脸上露出微笑,我看到了你的满足,我从心底里祝福你,祝福你们白头偕老,地久天长。

我们之间有种无法跨越的鸿沟,我也说不清是了为什么?也许是我的自卑,阻挡了我追求你的勇气。你是高干家庭出身的孩子,而我是从大山出来的孩子,我的父母是祖祖辈辈的农民,可你从来没有嫌弃过我。你是那样善良可爱。当你得知我父亲有哮喘病时,你千方百计通过你父亲的关系搞到了特效药,尽心尽力地为我父亲治病,那一刻我想你心中是有我的,你如真的做我的媳妇,你也会对我父母好的。而战友张健虽然父母不是什么官,但他是在城市里长大的孩子,知识面广,懂得比我多,他经常给你说些城里的趣事,张健读的书比我要多的多,他常常和我们讲些书里的故事,你认真地听着,一脸的崇拜。也许这就是你选择张健的原因吧?在你心里我只是你的大哥,以前是,如今亦是。就像现在,你只能喊我哥哥,我也只能叫你妹子。如今,也就只剩这一声妹子了。在你俩的新房,我真的很怕我坚持不住,我怕我会不顾一切的把你揽在我的怀里,一起私奔离开这里。

自从张健告诉我你们确定了恋爱关系,为了躲避你,刚巧部队选调干部援藏,我就申请离开了你们,我们就再也没有任何联系。偶尔从昔日战友中得知,张健对你很好,我心里多少还有点安慰。妹子只要你开心,哥什么都愿意为你做。

张健有时候会写信给我,絮叨你们之间的甜蜜。在西藏孤独冷清的夜里,我总是会不可抑制地想起你。想给你写信,想和你说说我心里的苦恼,想和你说我有多么地爱你,想告诉你我有多么地想你,我时时刻刻在思念你。这些发自内心的心里话,我始终不敢把它写好寄出去。我反复地写,反复地撕,边写边流着泪,每撕一次信我的心就疼一次。我只能一遍遍重复地告诉自己,你和战友张健已经结婚了,我不应该再去打扰你。我不能告诉你我爱你,而且爱得那么深。从来不喝酒的我只能用酒精来麻醉自己,而每次喝酒我都不能自己,喝一次醉一次,酒伴着泪,你的容貌却一直驻扎在我的心里。仿佛在酒杯中在我半梦半醒之间,我好似看见了你穿着军装望着我,朝我甜甜地笑。我恨我自己,为什么喜欢你不向你表白,为什么我爱你成痴,为什么我念你成瘾,恨我爱你不能自拨,让我如此痛苦。

岁月蹉跎,一晃三十年过去,当年的野战医院因为裁军,合并到其他驻军医院,当年的战友也各奔东西,分配到全国各地,有市级医院,也有省级医院,少数的在家乡卫生院。而我却改了行,做了单位书记。因为我怕和你分到一个城市再见到你,我是那么的矛盾,想你却又不能见到你。三十年过去战友间因为消息闭塞,加上各自为生活打拼很少有来往。岁月在流失皱纹也爬上了我的额头,芳华已离我们远去,我从一个青年变成了白发老人。这么多年来我始终孤身一人,单位同事,战友好心为我张罗着找对象,他们走马灯似地给我领来了一个又一个女子,可他们那里知道,不管社会如何发展和改变,唯一不变的是你在我心中的位置,任何一个女人都不能代替你。

如今信息时代的发展,多媒体的广泛应用,多年不联系的战友建立了微信群,在群里我们相遇了,但我们还和以前一样,没有任何交集。我只是你的一个战友哥哥而已。在战友群里知道你们的孩子大学已毕了业,也看到你经常在群里发着帖子,我隐隐约约感觉你和张健过的并不快乐。

那天,你给我发了微信,任何词语都无法形容那一刻我发自内心的欢喜,我多么想和你多聊聊天。理智告诉我你是战友的妻子,一种无形的枷锁阻碍我们进一步交往。你说:“哥哥,我和张健吵架了,我离开家了。”语音里我听到了你的哭声,“妹子别哭,哥马上过来。”随即我坐上了高铁,二个小时后我找到你,你独自坐在宾馆大堂里,向我倒着你心中的苦水,说着你为这个家的付出,说张健不理解你,说你们经常为孩子教育的事吵架,说你们……你不停得哭着说:“哥哥,我的苦没地方说,我父母年纪大了,我怕他们担心我,我只有你一个人可以说说心里话。”说完倒在了我的怀里,让我好心痛,我真想吻你,舔干净你脸上的泪痕,我弯腰把你抱起。那一刻,我突然明白,在你心里我只是一个可以信赖的哥哥,我们不可能跨越那片雷区,我们之间的感情永远都不可能会有交集。

第二天,我约了张健到饭店吃饭,好几年没见,张健苍老了不少,感觉他很憔悴,精神状态也不是很好,下巴胡子也没有剃,红着一双眼,如此不修边幅的模样,谁见了都会心软,本来想骂他的话给缩了回去,爱也是很折磨人的,看得出张健还是爱着你的。我问他为什么和老婆吵架,这么好的女人为什么不怜惜她?张健在我面前大倒苦水,说你经常使小性子,动不动就发脾气,为一点点小事就吵架,还不停的烦。我只问了张健一句“你是男人么?是男人就应该让自己的女人快乐。”张健看着我突然明白过来,他拍了拍我的肩膀:“哥们,放心,我不会让你的干妹妹伤心的。”看着张健远去的背景,我的心非常惆怅,他们之间闹矛盾不正是我侵入的好时机?我是傻还是笨?我只知道,趁人之危是可耻的。我爱她,就应该给她一个完整的家,只要张健疼她、爱她,让她过的快乐,我也就知足了。

临走前我去单位看你,我不想打扰你,我就站在医院走廊上远远望着护理站的你,静静地看着你不停地忙碌着,我没走向前和你打招呼,我只想默默地看着你不愿离去。我们之间只能称为兄妹,我知道,不论是似水流年还是时过境迁,你身边张健会一直会陪在你身边,陪你一起看日出日落。而我自卑地怕配不上你,我怕我一说出口,我们之间连朋友都没得做。我明白,我瞒不了自己的心,可我也不能太贪心,有你这样一个妹子也挺好,你喊我哥哥,我唤你妹妹。此刻我终于不用再担心有人会伤害你,我会安静的离开,因为你的余生张健会陪伴你。

癫痫病如何治疗效果更好
南宁治疗癫痫专家
沈阳治羊角风医院

友情链接:

鼠啮蠹蚀网 | 美利达自行车代理 | 末代皇孙主题曲 | 银行理财利率 | 格调沙发怎么样 | 白天约会宝典 | 移动套餐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