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移动套餐有哪些 >> 正文

当电一王者参加黄金恩怨局后 33

日期:2019-10-3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当电一王者参加黄金恩怨局后 33

第六十二章 友情岁月

“下路等会你钩住就找机会打一套,对面这个打野貌似挺喜欢抓中上,把他们下路打爆炸,打得他们对生活失去信心。”我说道。

“哈哈哈,好的,完全没问题。”艾诗笑得合不拢嘴,同一起重回线上。

此刻我们和对面平稳度到了五级,对面薇恩打奥巴马本来就是要猥琐,死了一次之后更加猥琐,薇恩第一波一级回家什么装备都买不了,补给品小红药倒是买了许多出来,所以每次靠Q耗血都被他补回来了。

像奥巴马打薇恩和日女这种技能不能乱放,要是无脑EAQA这样的连招上去让薇恩的Q躲过了你的Q,日女直接E上来就完了,日女抗兵线薇恩无脑输出,很容易死,所以我要做的就是控线,耗血,让薇恩不敢上来补兵,靠艾诗的锤石找机会。

此时我方六级狼人跑到了我方第二个线上草丛,对面没眼石,这个草也没见对面放饰品眼,想来对面也是肯定没视野的。

我呼出一口气,是时候好好表演一发真正的影帝技术了。

“你别太靠前,稍微在兵线后面一点点,我演一下。”我朝艾诗说道。

艾诗点了点头,此刻我和对面薇恩都想补对方的一个残血小兵,我在补完之后迅速E取消上一记普攻的后摇,直接AQA薇恩,对面日女一见我居然敢上得这么明目张胆,立马EQW我,然后给我套上虚弱,薇恩迅速AQA输出我。

我心中暗笑,有打野蹲没点演技是不行的。

此刻狼人迅速从草丛出来,直接大招压制薇恩。

我一直向前走,被薇恩E了回去,此刻锤石也上前,EQ控制住了薇恩。

由于狼人打出了绝对的输出,先前我又EQ耗到了薇恩的血,此刻我走上去虚弱效果也结束了,一个W轻松收到薇恩人头。

随后我们三个又集火日女,日女虽然有闪,但狼人有红BUFF,黏住日女,日女也惨死,我拿到双杀,随后拿下小龙。回去直接一发暴风大剑把下路给通关,这局轻松取胜。

“你这ADC玩的可以啊。”艾诗夸赞道。

我哈哈一笑,说道:“哪里哪里,是诗妹妹辅助玩的溜。”

艾诗深以为然的点点头,说道:“还好吧,主要是你的这AD跟得上我节奏。”

我心头暗笑,哪次不是我指挥你教你玩的,还我跟得上你节奏。

“那我们两个再排几把,排到吃晚饭。”艾诗兴奋的说道。

我无奈的望了她一眼,点了点头。

随后下午我们两个赢了一下午,她这钻石5的号也被我打到了钻石4。

自然是玩什么就什么CARRY,什么30杀4死的萝莉,20多杀2死的EZ,18杀0死的薇恩,种种夸张的数据都让我打出来了。

“和你玩真是太开心了,你说你这个嘴是怎么长得,怎么打游戏跟说相声样的。”艾诗看着自己一排全绿的辅助战绩,开心的说道。

我不满的回道:“什么叫跟说相声样的,打游戏没点激情可以吗?”

艾诗咯咯笑道:“好啊,我就喜欢你这股激情劲。”

我惶恐的说道:“诗妹妹,我知道我这个人幽默风趣,搞笑开朗,你们这种处于花季的少女很容易就会被我吸引住,但劝你不要对我有非分之想,实在不行我可以给你一张我的帅哥出浴照,受不了的时候你就拿来看上一看,YY一下就行了。”

艾诗顿时脸一黑,说道:“你在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老娘是因为赢了一下午心情好所以才夸你两句,你这个人说的话怎么比我见过的所有小混混都要无耻?”

随后艾诗似乎想到什么,又神气的一扬脸,骄傲道:“再说看你长得这么丑,一定没女朋友吧?追我的人可不知道多到哪里去了。”

我暗暗感到好笑,我女朋友要是来了你可不知道要被比到哪里去了。

但是身份尊贵,深有涵养的我是不会和这个小女孩辩解什么的,只好说道:“那是自然,诗妹妹你天生丽质,美丽动人,想追你的小混混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

艾诗哼了一声没有说话,我笑了笑,起身准备和余木去吃个饭,然后回学校了。

“喂,你晚上还来吗?”艾诗突然问道。

我淡淡的瞥了艾诗一眼,说道:“连名字也不喊,你态度不好,我拒绝回答。”

艾诗牙齿咬得格格作响,紧握小拳头,忍着怒意说道:“王桐,你晚上来不来?”

“不来。”

我哈哈一笑,快步跑出了训练室,随即便听见艾诗在训练室内骂着什么混蛋,王八蛋,无耻一类的词。

余木片刻后跟了上来,朝我说道:“大师,拈花惹草功力高深啊,什么时候教教我。”

我一听这话顿时就不高兴了,朝余木翻了个白眼,说道:“小木子,话不要乱讲,我一没碰她二没摸她,完全是当个小妹妹调戏调戏,哪里算得上什么拈花惹草。

余木笑了笑,没有说话。

“我们先去和琳姐说一声吧。”我朝余木说道。

余木点了点头,走的时候当然要和琳姐打个招呼,不然太不礼貌了。

敲了敲办公室虚掩的门,就听见门内传来一个淡淡的女声:“进来。”

我和余木便推门而入,琳姐依然神情专注的看着桌子上的文件,灯光照在她白皙的额头上印出一丝丝细小的汗珠。

“琳姐,我和余木先去吃饭了。”我说道。

陈琳抬头,望了我们一眼,说道:“嗯,好,晚上还来吗?”

我说道:“晚上我们回学校还有事,就不来了,明天来吧。”

陈琳点点头,说道:“好的,去吧,路上注意安全。”

陈琳朝我们一笑,架了架鼻梁上的金丝眼镜,又继续低头开始处理起了文件。

余木回道:“谢谢琳姐。”

说罢我们关上门,走出YG俱乐部。

我和余木确实是有事情要处理的,还不知什么时候就要进入训练阶段,我吉他社长自然要开始安排下一位人选,余木纪检部部长也是和我一样。

和余木吃过晚饭,我发短信要求今晚所有人在吉他社练习场集合。

大约八点左右,人也陆陆续续的到齐了,大约只差那么几个实在有事情的没来。

“呃…今天我叫大家到这里来呢,是有一件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事情给大家讲。”我平静的说道。

台下众人顿时开始了欢呼和起哄。

“社长是不是又要给我们安排联谊活动了啊?”

“社长你再卖关子和装逼,我就打死你。”

台下的成员都深知我脾性,开始对我进行调笑。

我尴尬的摸了摸鼻子,随后正了正色,笑道:“今天这次不是给大家组织活动了,今天是我以社长的身份最后一次组织你们到场了。”

台下顿时安静了下来,大家都紧张的等我下一句话,场上寂静得落在地上的一根针都能够听见。

“我知道这件事情有点突然,大家也知道我做事不喜欢拖拉,一向雷厉风行。”我严肃道。

“是这样的,我对英雄联盟这个电子竞技领域里颇有兴趣,以前有战队邀我去打职业,因为繁物拖身,我自己也贪玩天性爱自由,所以拒绝了。现在因为某些原因,我不得不加入战队打比赛,非他人强迫,是我自己意愿,我想去完成我的一个梦想。”我环顾着众人,接着说道。

“加入战队不久后我便要休学一年,自然也没时间处理吉他社里大大小小的事物了,我这个社长自然也是不能够再当下去。”我说道。

“事情让副部长做啊,社长你挂个名字在这里我们也心安,我加入这么多个社团,唯一服的就是社长你了,别的社团社长虚伪作假,又用身份看人,严肃古板,到处处心积虑处人脉。没有一个比的上社长你的洒脱自然,和大家打成一片。”台下一个性格比较冲的社员说道。

“是啊!”

“换别人当社长我宋俊杰第一个不服!”

“我鲍自强第二个不服!”

我笑了笑,摇了摇手示意他们不要再说了,接着道:“我对这个社长位置并不热衷,当年也是大家选我来当的,所以我也就尽力做好我自己了,如今我要去打电竞,我不能像你说的那样坐在位子上不干实事,这样我心有不安。兄弟们的好意我心领了,但天下哪有不散的宴席。”

我一扬眉,挺直腰板字正腔圆的说道:“我,王桐,自认为这一年多以来在社长位置上干了点实事,对得起大家,此次下任也问心无愧。”我深深的鞠了一个躬,台下响起震动全场的掌声。

“下一届社长我心中已经有人选了,就是我们副社长,王伟,希望大家在他的带领下继续我们吉他社的辉煌,团结一心,一定要比我在这的时候更好,更加出色和辉煌。”我微笑道。

“现在欢迎我们的新社长说话发言。”我笑了笑,走下讲台,示意王伟上去,这件事我下午已经通知过他了,他是心里有数的。

王伟一言不发,把手旁的吉他带了上去。

我面色一僵,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片刻后,王伟在一个台阶上坐下,面露悲伤的弹起了吉他,响起了一段熟悉而伤感的旋律。

“消失的光阴散在风里

仿佛想不起再面对

流浪日子

你在伴随

有缘再聚”

随后王伟停下吉他,将失落的目光投向台下众人。

台下众人立即会意,跟着手旁边的吉他,弹起吉他齐唱道:“天真的声音已在减退

彼此为着目标相距

凝望夜空

往日是谁

领会心中疲累”

随后王伟和众人吉他旋律霎时间一停,两秒钟安静之后进入催人心弦的主旋律:

“来忘掉错对

来怀念过去

曾共渡患难日子总有乐趣

不相信会绝望

不感觉到踌躇

在美梦里竞争

每日拼命进取”

想起了前一段时间和钟忆表白的时候在群里发了一条消息说我要表白,众位已歇息的兄弟二话不说背上吉他就赶了过来,在寒冷又漆黑的晚上陪我唱情非得已,我们曾一起冻得双手发红,一起笑得没心没肺,一起攀比手上谁弹吉他起的老茧多。

我鼻子一酸,眼睛红了红,跟着他们大声唱道:“奔波的风雨里

不羁的醒与醉

所有故事像已发生

飘泊岁月里

风吹过已静下

将心意再还谁

让眼泪已带走夜憔悴”

……

来忘掉错对

来怀念过去

曾共渡患难日子总有乐趣

不相信会绝望

不感觉到踌躇

在美梦里竞争

每日拼命进取

奔波的风雨里

不羁的醒与醉

所有故事像已发生

飘泊岁月里

风吹过已静下

将心意再还谁

让眼泪已带走夜憔悴

第六十三章 不正常的余木

当天晚上和社员们喝了个大醉,被抬到寝室不省人事一觉睡到了下午。

迷迷糊糊一看手机,十个未接来电,全是余木打来的。

我立马回了一个过去,还没等我开口说话,就听见余木慌张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喂,兄弟,怎么打了你这么多电话你不接啊,我在训练室都被这个女魔头都吵翻天了,嚷嚷着要你和双排,快过来救我。”

我无奈的挂断电话,多大点屁事啊。

起身穿上衣服就朝着YG俱乐部分部出发。

和琳姐打了声招呼后把训练室的门打开,就见到余木,艾诗,以及坐在艾诗旁边的壮汉齐齐把眼睛投了过来。

我不自然的走了过去,挠挠头说道:“你们干嘛这样看着我。”

艾诗大声的说道:“王桐你终于来了,太好了,昨天晚上和妹子勾搭去了吧这么晚才过来。”

我还有点没睡醒,点点头说道:“是啊是啊,可辛苦了。”

艾诗满脸雀跃,说道:“哎呀只要等下不坑我就行,小保你去旁边玩去,现在让王桐来。”

那小保的壮汉也就是我昨天见到的威猛飞机头,立马直点头,如临大赦的跑到旁边的一号机去坐着,把二号机的位子空给我,今天艾诗是玩的自己的“专座”三号机,余木坐的是四号机。

我坐上位置皱眉一看,刚好是出门,选的AD是男枪,艾诗玩的是日女。

“怎么不玩锤石了?”我在线上A着小兵,边朝艾诗问道。

艾诗歪着脑袋回道:“锤石昨天玩腻了,今天不想玩。”

对着的是对面的EZ+莫甘娜。

男枪这个AD和奥巴马很类似,也是属于万金油类型的,但与奥巴马不同的是我比较喜欢男枪这种爷们范。

男枪在线上对阵任何AD都有一战之力,没有AD克他,6级的男枪对拼是AD里面数一数二的,瞬间爆发极其之高,连德莱文也比不上。

打EZ是属于容易打的AD,对拼起来只需要走A尽量躲Q就行了。

两边上线,男枪有Q的存在抢二也算得上优秀,在线上顺利补完兵马上就到二了。

在钻石的这种局里,一般不存在什么对方连抢二常识都不懂的人,抢到二了只能代表你要有优势了,可以压对面补兵,能不能杀得到人就是看对面失误了。

在抢二的瞬间艾诗连忙对我说道:“快快快!我要闪现上去干了。”

“啊?”我有点反应不过来,有必要这么凶吗?

果然,艾诗一说完这句话就闪现过去Q住了EZ,顺便放上了引燃。

在我印象里两边无论是什么阵容,她玩辅助都是带闪现引燃,从不带虚弱,说是线上比较好杀人。

然后打团一般都是开先手,从来没有打团要保我的意思,和钟忆完全是两种风格不同的打发,当然总体来说艾诗的辅助水平和钟忆不是一个水平的,毕竟钟忆是我见过的最强辅助。

闲话不多说,艾诗控住EZ后我也立马E上去来了一记贴脸AQA,对面EZ被这一套打得瞬间残血,对面莫甘娜和EZ都是一级,莫甘娜一个Q把日女控制住,此刻我还在边走边A对面EZ,随即被莫甘娜放了虚弱,日女被莫甘娜Q中还是能放技能的,日女又一个E上去再次控制住了EZ,我跟上去等虚弱消失点了EZ两下,途中EZ交了治疗,差不多快要进塔了,我又上前点了一下,EZ瞬间交闪现,我跟个闪把EZ带走,从对面塔后草丛离开,拿下一血。

“哈哈哈,我厉害吧?叫你跟上我节奏准没错。”艾诗呵呵直乐。

我无奈的点点头,说道:“厉害厉害。”

艾诗瞥了我一眼,说道:“你这是什么表情?”

我笑了笑,没有回答,回家买装备。

再次上线补了一会兵,我和日女已经是四级了。

我身上还是双多兰,我通过自己精湛的走位与耗血功力成功把对面EZ耗成了半血,但我也不讨好,毕竟日女没有消耗能力,身上也是半血,但是刚起来凭借男枪的纯爷们被动和日女强大的控制能力一定是对面先死,所以我并不怕。

在补掉敌方最后一个小兵后,对面茫茫多的一波兵线突了过来,但不幸的是我补那个病的时候对面莫甘娜也Q了,时间点卡的很准,又在草丛中,我一下没反应过来被Q中了,这个时候对面EZ迅速的AQA我,我吃了莫甘娜的Q和EZ的AQA瞬间残血,而先前我的Q已经用来耗对面EZ血了,现在CD还差几秒,要是鲁莽的平A对拼死的肯定是我,而且我要是用E跑的话对面EZ也有E,追着我很大几率能把我A死。

西安有没有正规的医院治疗癫痫病1.75em;text-indent:2em;">最头疼的是莫甘娜还给EZ套了盾,日女E过去控不住EZ,此刻情况非常紧急。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要死了啊。”艾诗急切的怪罪道,秀眉紧皱。

我经过短暂的思考已经冷静了下来,在莫甘娜的Q结束后立马用E向下位移,躲过了莫甘娜的W伤害范围顺便躲了EZ一个Q,同时在和EZ走位对A。

EZ立马E我脸,增加伤害,眼看我还差最后一下就要被A死的时候我立马放出了烟雾弹,让对面EZ瞬间丢失视野。

同时我整个人迅速调整位置,以免被EZ一个盲Q给Q死,此刻我Q的CD已经冷却好,EZ的盾也正好消失,日女一直是留着Q的。

“Q他。”我平静的说道。

艾诗立马把Q给了EZ,把EZ晕住。

我当机立断,贴脸AQA,完成反杀!

“哇,你这W挡视野等CD的招数好厉害。”艾诗眼睛一亮,赞叹道。

由于我点出了死亡游戏这个天赋,杀了EZ之后会有回血回蓝的,对面莫甘娜本来可以靠普攻A死我的,现在也没了办法,只好撤退。

河北儿童癫痫的治疗医院em;">我淡淡一笑,强按捺住内心的得意,波澜不惊道:“雕虫小技而已,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艾诗朝我投来一个赞赏微笑,这孩子,涂了这么厚一层眼影还对我放电呢。

几把游戏打了下来,突然玩男枪玩的有点上瘾,拿了几把都是男枪,艾诗已经彻底折服于我神级Q反身ER的残血反杀手速了。

艾诗兴冲冲的朝我问道:“今天晚上还玩不玩?”

我叹了一口气,慢慢站起身子,双手插进裤兜,用温柔而怜悯的目光看着艾诗,边走边说道:“思念跨过海洋,十字星已伴着北极星。

还是无法释怀,

此刻本帅的离去。

你不能铭记于心

请记住

他在耳畔说过:

再传奇的故事

也终归有句号。”

话音刚落就见艾诗拿起地上脱掉的小皮靴砸了过来,我一个神级般的走位躲过,顺便伸出手轻松将她小皮靴接住,随即便见她噗嗤一笑,道:“你这人怎么能无耻自恋到这种境界。”

艾诗今日穿的是一件褐色小皮衣,随意的披着,拉链没有拉上,里面穿着的是一件黑色的保暖小毛衣,胸前的蓓蕾初具规模,黛眉努力想作出生气的样子微微皱起,而薄且红润的小嘴却不由自主的笑着。双目灿如桃花,大而显得单纯率真,如果没有那层眼影会更好看。娇俏的瓜子脸,皮肤本就白皙,却好像是用了劣质化妆品导致微微有些暗淡,五官精致无双,灵动异常,好一个美人坯子。

随后又听艾诗道:“你晚上不来也好,反正我每天在这玩也没意思。”

我疑惑的看了艾诗一眼,这句话难道不是病句吗?

“余木,走了啊。”我叫上余木去吃饭,我晚上不来这里的原因是因为钟忆晚上不要训练,有时间,我得好好陪她说话,哎,才两天不见,但实在想她想得紧。

余木神色颇为复杂的看了我一眼,哦了一声,起身和我返校,这几天他倒是很不便,都是两个城市往返跑,每天耽误在路上的时间就有两个半小时,还要在不堵车的情况。

“你今天晚上还回学校吗?干脆在我寝室凑合凑合算了。”我说道。

余木不屑的看了我一眼,说道:“我才不会和你一起睡。”

嘿我这暴脾气,什么叫不识好歹?这就是。

“可以,那你两边慢慢跑吧。”我没好气的说道。

余木嘿嘿一笑,没有说话,按照他的表情和尿性来看我感固原市哪些癫痫医院比较靠谱觉此事定有蹊跷。

我疑惑的看了他一眼,反正这小子没什么秘密能瞒住我的,过几天就水落石出了。

推荐文章
最新常识文章
友情链接:

鼠啮蠹蚀网 | 美利达自行车代理 | 末代皇孙主题曲 | 银行理财利率 | 格调沙发怎么样 | 白天约会宝典 | 移动套餐有哪些